【开七轮】 www.17Love17.com  一起爱一起  回归源头怀抱

【 (朗读女) 平时用电脑看文章时,可以用这软件,复制文字内容进去就可以自己读出来,不用眼睛看到累。而且是免费软件。(这安装后,想读音更好听,在里面有个下载语音库,去免费下载 男声或女声 读的声音更好听)】

 

 

 

 

 

【上江洲】讲真理,讲光话,我是不收一分钱的

学员:尊敬大爱的上江洲老师,我在引导大家做共修或者邀请大家来上老师爱与光明的课程时候,学员会问我:你们的老师既然已经开悟了,普渡众生,为什么课程还要收费呢?请开示!

上江洲老师:实际上我不是没有采用过这种方式,在我最开始讲真理讲光话的时候,那时我是不收一分钱的,每次不论我去哪个地方我都是自己花钱,花汽油钱、花高速公路费,然后到某一处在那儿讲光话讲真理!当时我的一些光话变成了一些书籍,这些书籍我也是自己花钱印好了以后免费的发给大家。但是确实就像有人说的,白花钱的不值得珍惜,当我把这些书花自己的钱印给大家时,大家在会场上看,看完了临走时就丢到会场的垃圾桶里!而花100日元买的这本书,大家还很珍惜带回家好好读读,因为花钱了。

这30多年来,其实每次都是各地的主办方邀请我来讲光话。我在一路上这样讲光话的过程中,有关于这个课程的收费情况,包括这个课程是如何的办理,包括这个费用如何的安排,我从来没有过问过任何的主办方。比如有的日本的主办方,他可能收费就要定在一次在几十万日元,其实都是每个主办方自己定的价位,他定很低的价位,他定很高的价位,那也是他的选择。我每次都是从主办方那里收到他们对我感谢的这笔费用,我从来没有对主办方说过这个课程一定要定为多少多少钱。

在日本有这样一个主办方,他说我会资助你,一个月资助你几千万日元,他说你一个月的生活费用,包括你的所有的生活花销我都资助你,除此之外我还给你几千万日元,然后你在全日本讲光话都免费,这样行不行?就是这样一个非常发心的一个人,本来也要采取这样的方式准备进行下去,结果他到了南美的波利比亚发生一次事故突然去世了。后来我回想起来,为什么当时没能把这件事变成现实呢?我从那个人的手里获得了钱,可以生活可以养活我自己,同时对全国的人进行免费的讲课,这种形式可能最终不是神所取悦的一种形式。因为免费听课的这些人没有真正的把你的真理很当回事,而他又不断的给我经济上的支缓,这种形式可能不是最终的传法的一种最好的,神所意愿的形式。

我在讲光话的路上已经30多年了,一直到我现在站在这里,从来没有从我的嘴里对主办方说过,说这场课一定要定在多少多少价位,我一定要赚到多少多少钱,我从来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绝对不是为了钱而站在这里的,希望大家要擦亮眼睛,一定要看清楚。如果说我有一个希望,如果说我有一个奢求的话,那就是希望你多一步也好,希望你进一步也好,你走近神一步,离神更近一步,除了这个以外我什么也没想过!就是这唯一的目的。所以我可以不睡觉,我可以不吃饭我也要做这一件事!

我最初这样去免费讲光话的时候,这些主办方也没有给我任何的谢礼,所以造成了我家没有生活来源,造成了第二天就没米,没钱买菜的时候。那段日子大概有十年的时间,我都是不要一分钱的给大家讲着光话,最终讲到我们家揭不开锅。那时我的妻子和我的五个孩子都体验过什么是最贫穷的生活,第二天上学交不起钱,然后家里没有一粒米吃饭的这样的日子我们也挺过来过。那个时候我内在的神是这样说的:“这是去讲神,引导大家走向我的这条路的一个形象吗?神根本就不会从上面一下子掉下一大堆钱让你用!难道你不知道神所给予的这个物质世界的法则吗?我们要去做正确的工作,我们通过正确的工作,要得到一份正确的收入,我们从正确的收入中然后去维持自己的肉身和自己的家庭,然后再不断的将真理去讲给这个世界。


但是即便是我的家里没有饭吃,没有米揭不开锅,我的妻子没有跟我张过一次嘴说家里没钱了!生活无论有多苦,家里过的无论有多穷,但是我的妻子就是一忍再忍,一想办法再想办法,她从来没有跟我撬过一个牙缝,说我们现在有多难!所以说我们每个人只想享受那种不断去接受别人给予的这样的喜悦吗?而不想去付出的那种感受吗?当时我从神那里感受到的就是:当你不断的给予时,你也学会接受,接受也是一种学习,也是一种爱的表达!举个例子,我无条件的选择去给予,我可以这样不断的给予,但是对方他接受到了,感受到这份幸福了,他感受到他的变化了,想以一种方式去报答我,如果他想选择金钱的方式,想去给予我,表达他的这种喜悦,如果我断然的拒绝了,我不同意的话,那么这种他想表达的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他想给予,但是他给不出去啊。

我们做一个公司,要拼命的为客户去创造一个真的为客户着想的很好的产品,然后我们把这个产品提供给客户,客户因为使用这个产品而得到一份喜悦和幸福时,我们同时也可以接受客户所给予我们的馈赠。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给予和获得的爱的循环。这些提出问题的学员们,希望能看到我真正所做的一切。但是虽然这样说,真正的我是在大家所看不到的,现在还没有感受到的那个世界中。我在大家所想像不到的那个世界里,但是每一个最终也会在我这里,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大家是我的兄弟姐妹的同时,也是我的孩子!快一点的来吧!

 

 

 

(上江洲老师)

 

 

 

一位学员对 老师的介绍与印象

 

上江洲老师


上江洲出生在冲縄,从小长在巴西,成年后回到日本。从小就是一个什么都知道的孩子。为了和宇宙意识连结,经过了严格的冥想训练后终于和宇宙意识成为一体,可以自由运用神的能量。从那以后,这30年来基本上没有躺着睡过觉。他不需要摄取食物与水分,就算陪着别人一起吃点东西食物也在体内迅速传换成光,连排泄也可以自由地控制。但是他从来不因此骄傲,为人总是很谦虚。 回到冲绳后他运用神的力量开始给别人作治疗。只要几分钟的治疗,患者的癌细胞、糖尿病等症状就消失了。到先生这里来访寻求帮助的人数越来越多,大家排着队寻求奇迹。但是过了几年、这些人又会得同样的病并且又再会回来让先生治病。先生看到了这个景象得出了结论。人们如果不改变他的想法和他的生活方式他的病是医不好的。 于是先生开始停止「身体的治疗」只作「开悟的治疗」,一年365天一天也不休息,在日本各地开始了他奉献的旅程,给人们作提升成长与领悟的治疗与冥想。先生从来不作任何宣传,完全是通过参加者自己传达给他的朋友亲人,久而久之参加的人越来越多,人们也开始关注 上江洲先生。最近每月一次在冲绳举办的和平冥想一周聚集的人数通常都会超过200名以上。

提升宇宙意识—光的明想(日本Uezu大师)


爱无止息——上江洲老师印象(之一)
刚刚从上海回来,去参加了上江洲老师的《宇宙意识》的四天课程。我几乎无法用语言来表达我的感受,因为那个感受是完全超越语言的。

他看上去实在是太普通了太平凡了。今生的他选择了一个如此平凡的外表,降生在日本冲绳一个贫穷却充满爱的家庭。二岁的时候他就开始思考死亡的话题,七岁的时候就开始经验到与宇宙大我的合一。后来,他去了南美的巴西森林,在那里,他向大自然学习,一直保持着和平宁静的心态。从小叛逆于学校式的教育,未接受完整的小学教育。然而,就凭着自己的能力,学会了写字及阅读。成年后,回到日本。开始了严格的自觉之路,十几年如一日严格的冥想训练,逐渐让他的意识完全融入宇宙意识。他从小对神性的探索,以及对于人神合一的信心,让他从小就是一个具有超能力的孩子。三十年来,他几乎不吃不喝不睡,他的所有时间,都用在为人治疗与讲解真理上面⋯⋯他用他的实际行动来证明,人,就是神,人可以像神一样的活着。

我无法真的用语言来形容这位伟大的老师,他的智慧,他的大爱,他完全无我的奉献,使我相信,他就是一个驻世的佛。

先说说我们这四天的时间安排吧。因为参加课程的学员有近80名,其中有50多名中国人,20多位日本人(他们一直跟着老师),每一天,老师都会为我们每个人做10分钟的能量治疗。早在30年前,上江洲老师就以能够瞬间治愈别人的癌症而著称,只是后来老师发现,光治好人们身体的病,如果他们的心没有改,那他还是会得病,于是,他开始讲课,他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讲学,用来对治人们的心病。好,回到课程中来,每天会有两次“光话”时间,也就是他的开示,分别一个小时,然后会有两次的问答,分别一个小时,还有两个小时的冥想。其他的时间就是一个接一个的个案治疗。你只要算一下这个时间就知道,在我们看得见的时间里,他每天工作的时间有多长。而我们可能会去休息,吃饭,他却是一分钟几乎都不停下来的,我本人没见过他吃饭、喝水,更没有见过他去上厕所。他说,从小他就在思考人如何能够不吃饭不睡觉,不用通过从其他的植物与动物那里夺取能量而生存下去,后来,他发现,其实,我们自身就是能量的体现,我们不需要额外的夺取能量。于是,他就开始告诉自己的身体,我以后不吃饭了。于是,第一次,还在他十几岁的时候,他就几个月不用吃饭了。

他又是如此的谦卑与慈悲。组织者师惠说,每一次,她都发现,老师及师母都是会把他们自己的鞋子放在最里面的角落里,因为这样就可以腾出更大的地方让其他的人穿脱方便;而每一次上课,他们从来都不让组织者开车去接,他们说喜欢走路,因为他们怕给人家添麻烦;我亲眼看见老师把一个双腿残疾的日本学员抱上楼梯进入课室;关于课程的定价,老师一再交待,一定要定得很低很低,好让更多的人能够参与⋯⋯他的意识状态完全的体现在他点点滴滴的生活与工作中,他是真正的榜样与楷模。与他相比,我觉得羞愧,因为有时抱怨自己多么辛苦的工作。

而他的“光话”,这是这么多年来,我听到过的至高无上的智慧,完全与神合一的境界,它们完全来自彼岸,他是完完全全的站在彼岸了。这样的话语,除了我听到过少数的几个人谈论过一部分以外(包括巴关,我有缘见过他两次,但都没有机会听他谈话;还有奥修,但他已经离开了他的身体,还有就是《与神对话》中的那个“神”),可以说,这是我此生的第一次听到一个人在我面前如此的谈论神及神性!它太简单了,但是,它太彻底了,它可以击穿一切的谬误。很多次,我坐在下面,听着他的日语,我完全听不懂日语,但是,我感觉到我的心完全懂了,在翻译之前,我的心就已经听懂了似的,而且,我知道,已经很多世了,我都是这样坐在下面聆听着他的教诲。是的,虽然他从来不说他前世就是谁谁谁,但是,我的心清楚的知道,他一次次的回来,来到这个世界,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来渡化着众生。而很多次,人们都误解了他,人们把他的教诲变成了宗教,并发展出一个庞大的体系。所以,这一世,他把真理说得更加简单,他就只是告诉我们每一个人,“我即神,我即爱,我即光”,他的冥想也教得非常简单。但是,他所带领的冥想,其能量之强与定静之深,我只有在合一大学经验过。他的能量治疗,也是我感觉在合一大学才经验过的极其猛烈的迪克夏。

就我个人来说,最近这几年来,上了那么多的课,无论遇到什么老师,我都几乎不再问问题了,一个是因为我的心没有太多的问题,碰到好的老师,就是觉得彼此相应。而偶尔的一两个问题,得到的回答还是不太过瘾,于是,我总是试着自己去寻找答案。而只有当着这位老师的面,我知道我可以随意的问问题,因为,我知道,他是那个真正的可以回答问题的老师,无论是技术层面的,还是在对真理的洞见上,他都是那个无所不知的人,他就是至高的真理。他谈论一切,此岸与彼岸,实相世界里可以看到和经验到的一切。他也谈论奇迹与神通,但你听得出来,没有一个“我”在那里谈论,一切的谈论都是为了让我们每个人去发现,我们跟他一样,也是神,是全知全能的完美无缺的神。

我无法形容我的感恩。我已经完全醉在他的临在里。即使现在,我的身体已经离开了老师,可是,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我一直都在你们的里面”,是的,我知道,他也一直都在我的心里,从来不曾离开。


神我合一——上江洲老师印象(之二)
神从来不外在于我们,神只在我们的内在。在这里,神是指那个无形无相,无处不在的宇宙智慧。

2007年,我第一次去合一大学,接受了这个教导。回来之后,我用这两三年的时间不断的在体会其中的含义,并且,越来越将那个看似外在于我的“神”内化于自己了。对我而言,这是一个过程,有时候,我是完全清醒的与我自己的神性合一,这种时候,我经验到的就是喜悦、宁静、自在而满足;而偶尔,我也会失去跟它的联系,那些时候,我经验到的就是焦虑与担心。

遇见上江洲老师,是我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看见一个人,如此高度的与神合一(当然阿玛巴关也是啦)。他说,从小时候开始,他就没有生过一次病,没有吃过一粒药,因为,既然他知道自己就是神,既然神就代表着完美无缺,那么,在他的字典里就没有“病”这个字,在他的心里,就没有跟生病有关的任何思想与情绪。所以,他从不生病。21年前,一次意外,让他的左眼受到硝酸的伤害,从传统的医学意义上来说,他的左眼彻底瞎了,他失去了视力,甚至左眼皮都已经下垂了。但是,他相信,既然自己就是那个神,他就应该具有完全的自愈能力。通过深度的冥想,他在瞬间就治愈了他的左眼!这就是那个确信!你确信自己就是神,你确信自己来自于整体,那么你就可以拥有无限的智慧,无限的爱,无限的力量。你就可以创造一切的奇迹!

上江洲说,早在他十四五岁的时候,他就可以创造传说中佛陀与耶稣可以创造的奇迹,他可以瞬间移动到另一个时空⋯⋯而他早年也确实向其他人显现神迹。但是,后来,他发现,奇迹不会让人们更加追求真理,而只会招来更多看热闹的看客。他说,60亿人,如果他想,他可以知道每一个人的意识状态,可以看清楚每一个人的前生后世。他前面说过的那些奇迹我没有亲见,但是,对于他如何了解人们的意识状态,我是确信的。因为在有一天的冥想状态中,我在意念里问了他一个问题。有趣的是,在后来的问答中,我甚至没有提问,他就自发的回答起我在冥想中问过的问题。而且,有趣的是,那个回答,和我在冥想状态中听到的是一样的。哈哈。七八十号人的集体冥想,他多么敏锐的捕捉到了人们的想法。常常,那一天的“光话”主题,就是会变成和我们在场的人所关心的问题有关的话题,而事先,老师从来不会预设说今天我们要讲些什么。

当然,我说这些话的意思不在于宣传任何的神通与奇迹。我想说的是,意识的提升与真正的修行是永无止尽的,直到你完全的与神合一,进入那个宇宙的意识之中。

这是一个灵性资讯如此发达的年代,宇宙似乎已经没有什么秘密可言了,每一个看了一堆灵性书籍的人,或者听到各种品质不同的通灵信息的人,都可以迅速的变成一个所谓很有“灵性”的人。但是,检验你是否真的有灵性,不在于你拥有了多少的灵性知识,而在于你是否真正把灵性活出来。你是否真的相信你自己就是神?你是否可以真的如神一样的去生活?那些所谓的“吸引力法则”也好,“心想事成”的“秘密”也好,其实最大的秘密与法则莫过于,你是否真的相信你自己就是神,否则的话,你会发现那些说法都只是一个说法,而已。

上江洲老师说,神创造了完美无缺的我们,我们拥有五官五感,本来是要用来体验神性的美好的,可是,我们大多数人却错用了它们。眼睛,本来是让我们去看见神,看见美的,我们却用它来看见别人的错处,挑别人的刺;耳朵,本来是用来听到美好的话语的,可是我们却用它们来听那些批叛,听那些污言秽语;鼻子,我们本来应该用来闻神的芬芳的,我们却用它来闻那些臭味;嘴巴,我们本来应该用它来赞美的,我们却用它来骂人,说人闲话⋯⋯

所以,要想真正的成为神,就要从日常生活的点滴去开始。从现在开始,用的眼、耳、鼻、舌、身、意去经验神,赞美神和创造神。

亲爱的,你就是那个神!我们都是!


开悟的次第——上江洲老师印象(之三)
记得去年春天我第二次去合一大学的时候,我专门请教了我们的指导师,问他说到底什么样子算是开悟了,我们如何判断自己是否开悟了。

当时的指导老师告诉我们,开悟是一种很个人化的体验,一般来说,只有自己知道,当然,如果你遇到像阿玛巴关这样的大师,他只要一看你的意识状态及能量状态,就知道你到哪里了。但是,他也说,巴关确实跟他们讲过开悟是一个过程,而且开悟以后,人的意识状态还是在持续不断的提升,直到你完全的与神合一,与宇宙意识合一。

巴关把开悟分成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就是你觉醒于实相。什么叫觉醒于实相呢?就是你不再认同于自己的人格特质(personality)(在这里,我的个人解释是:你不会认同于你是你的思想,你是你的情绪,你是你的身体等等。),你可能还是会发脾气或者难过悲伤,但是,你知道你不是那个愤怒或者悲伤;而且,你能够如实如是的看到实相本身。(我个人的注释是:你不会将你个人的思想观念、心智及情绪的模式强加或者投射于事物的本来面目上。如实如是就意味着你是一个观察者,而不是评判者、解释者或者进一步演化成受害者、加害者等等。)

第二个层次是,除了说你了悟实相之外,你的人格特质开始变得越来越淡化,只有在非常偶然的情况下,你才可能发脾气或者说难过悲伤,而且,你可以很快的就从那个情绪里转化。

第三个层次,就是进入宇宙意识。人格特质已经不复存在了,你完全的与神合一,你只有“神格”,而没有了人格。在合一大学,那些被阿玛巴关所点化而进入了这个意识状态的人,被称为“合一存在”(oneness being),他们的意识已经完全融入宇宙意识中。他们完全活在至福与狂喜中。

需要说明的是,所谓开悟,一定是伴随着极大的能量现象的。宇宙能量会以极大的电流通过你,那是超出你的想象的,而且这个时间通常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那个电流可以将你击得粉碎。听说克里希那穆提就是花了数年的时间来转化与消化那个极高的能量;而奥修,在他开悟前也经历了近一年时间的几近“疯狂”⋯⋯而那个发生,就叫恩典,神的恩典。

在我看来,上江洲老师就是那个合一存在,他的开悟层次已经达到最高的层次。他的临在所带动的,是一个极其高频率的能量振动。回到北京两天,我感觉我还在“醉”着,我的大脑常常处在空白状态,浑身的振动频率又提高到一个新的层次了。万分的感恩!!!

祝福大家!


你一定要努力——上江洲印象(之四)
记得2007年我去合一大学,21天的过程中,受到最早的一个教育就是:你不需要努力。我也将它分享在我的“合一之路”系列里了。

回顾两年多的路,我知道,神圣的恩典一路都在引领着我,让我不断的发现,哇!我是如何做到的,我根本没有努力啊。比如说觉察吧,它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而且,我常常可以在睡梦中都保持清醒的觉察,老天,这真的让我自己都很惊讶;还比如说评判,从印度回来,下飞机我的第一个发现就是,脑子里自动化的评判不见了。这是恩典,我很清楚,而我并没有努力就做到了。

但是,我需要在这里给大家道歉的是,很多人误解了“你不需要努力”这句话的意思。他们以为自己真的不需要努力就能够到达彼岸。其实,不是的。这句话是典型的印度人说的话,“你不需要努力”的意思是,你要完全的放下你的头脑,把自己交给神,你要臣服,那个恩典就会很快的发生。对于现代的西方人(我们虽然不是西方人,但是我们的头脑已经如他们一样过度的理性与逻辑了)来说,这句话就容易引起误解。因为,大多数的分裂意识不知道什么是臣服,他们会望文生义的以为,我就可以躺在那里什么也不用干就行了。

真的可以一点都不努力吗?不是的。用上江洲的话来说,你需要努力,你需要不停的努力,不停的追求,然后,你才会真正觉悟。不要得意于你的一点点小体悟或小感应,也不要得意于你知道了或者说经验了一些灵性的知识,就说我可以躺在那里什么也不做了。很多的灵性大师都说,要真正的觉醒,你要持续不停的去做准备,虽然说最终的发生是一个恩典,但你时时刻刻都要不停的打扫你自己的房间,好让神随时可以光临。

说说我个人的体验吧。我虽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那种起早贪黑精进的人,但是,这么多年来,我早已经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每一天都在自己的内在下功夫,工作与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是我下功夫的好材料。可以说,我是很努力的,这些年来,在自己的内在下功夫已经成了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一个部分。而且,我第一次接受到巨大的能量恩典就是在我数月精进的内观之后出现的,那还是在我去合一大学之前的几个月。

当然,比起上江洲老师的努力精进来,我就太惭愧了。他从两岁开始起就思考死亡的话题,七岁时就经验到与神的合一,而且很小的时候就具有很多的神通,可是,他仍然坚持不懈的努力。有十几年的时间,无论春夏秋冬,每天晚上12点到凌晨的四五点,他都坚持在他们家附近的一个山洞里去打坐,因为他要找到那个至高无上的真理。而曾经,妻子跟他说,你到底是要我还是要神,他毫不犹豫的说,我要神。当然,现在他的妻子跟他一样在修行,也修得很好,这是后话。天才如上江洲老师这样的人,而且一听就知道,他前世会是多么大的修行人,尚且如此精进,我们有什么理由说我不需要努力呢?

后来,合一大学也意识到,这样的说法会让人们产生误解,因为他们会说我不需要在自己身上下功夫了。于是,他们把这句话改成了:

强烈的意图+个人的努力+神圣的恩典=觉醒

首先你要有一个强烈的想要觉醒的意图,你如果说,我来这个世界就是想来混的,那就是有再大的恩典降临你也不可能开悟,因为神不可能给你你不想要的东西。然后,你个人需要为此付出努力,然后,神圣的恩典来接管,你才可能觉悟。三个因素里面,有两个是需要你自己去负责的,合一大学只负责恩典那个部分。我发现,上江洲老师的教导也是类似的。

而合一大学将“个人努力”这个部分落实在“觉察”上,你要去看,如巴关所言“看见就是自由解脱”(To see is to be free)。只有你不停的努力,去觉察,你才有可能真正的觉醒,否则的话,觉醒就是空谈啊。

上江洲老师在谈到2012年的时候说,神有它完美的进化计划。到时候,那些真正找到“真我”的人会进入地球的黄金时代,而那些还活在假我里的人就会被弹出来。他还说,一定要抓紧时间努力。因为现在地球的频率已经提升了,过去他花三十年才能达到的境界,对于现在的人们来讲可能只需要两三年。要努力,通过瑜伽、冥想、内观等方法去找到我们的真我!与最高的宇宙意识相联!

亲爱的,一起努力吧!
大师的触碰 Master Touch-上江洲老师印象(之五)


我这几个月一直马不停蹄。从《喜乐能量营》出来以后我又直接去了上海参加上江洲老师在那里的三天工作坊《宇宙意识》,然后,又回北京,在北京举办了上江洲老师的三天工作坊。

在上海的第一天,在老师给我做疗愈的时候,当老师把手指放在的眉心处时,我感觉来自宇宙最深处的光照耀在我身上,而我就如躺在一口深井里一样,身体是早就消融了,只有一个意识,那个意识就是,那是来自宇宙的神性之光照耀着我,而我与老师合而为一,我知道,那是两个神的相遇,老师内在的神性与我内在的神性相遇相融。

晚上的问答时间,我最后一个提问题。我的问题是,去年十月我遇见老师,到今年二月份我们在普纳相遇,再到这一次相遇,我感觉老师的能量比以前更大更强,我听说,即使是高度开悟的大师,他们的意识也是在不断的提升之中,我想知道真实的情况是怎样的。老师当时的回答是:是你的频率提升了,所以,你可以感觉到更高的频率。老师的话题突然一转,问我,

“孩子,你是不是看见我们累生累世都在一起?” 我说:“是。”

老师让我坐到他的面前去,他将手指放在我的眉心,让我进入冥想状态。我闭上眼睛。一会儿,我突然听见我身后的人群一阵骚动。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只是进入内在,在那里,我再次经验到那个来自宇宙最深处的光,那个光,我在心里称之为神。我听见老师在我的头顶吹了三口气,我的身体经验到巨大的能量之流,像一个高伏特的电流一样,我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我听见老师问我:

“孩子,你看见我是谁吗?”

我回答:“我看见了,我知道,你就是神。”

老师说,“孩子,你站起来。”


我努力的想站起来,可是我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我一点也站不起来。过了很久,后面有朋友抱着我的腰,把我扶起来了。一站起来,我感觉我再次的与老师(也就是神)融为一体,我处在一片巨大的光芒当中。

我听见老师说,孩子,我现在已经进入了你的意识。老师抱着我,我突然间感觉到巨大的感动,放声大哭。如今,上江洲老师之于我,已经不再是处在这个地球的累生累世的师父、父母与亲人,我与他的相遇不再是此岸的相遇,而是在存在的最深处,在宇宙的最深处的相遇。我们是两个神的联结,是两个神的合一。正如他的一再教导:“我就是神,我就是爱,我就是光。”

过了一阵,有朋友再次扶我坐下,我的身体继续处在那个强大的能量之流中,震颤不已,浑身灼热。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间进入了狂喜的状态,我开始放声大笑。我再次的听见整个存在都在对我说:“孩子,我爱你,我永远在你的心里,我永远和你在一起。”我的头脑一片空白,只是那个纯然狂喜的意识。

我不知道我大笑了多久,我听见身边很多的朋友也因为我的那个狂喜的震动也开始放声大笑。

后来,我起身回宾馆,我的双腿像踩在棉花里一样,全身的能量流一直在高频率的震荡着,直到我躺在床上,那个振动也一直在持续。

这个经验,就像我在合一大学接受极其强烈的Deeksha一样。无上的祝福,与无止尽的爱,让我再次的知道,我是多么的受到神的恩宠。

朋友后来告诉我,在老师将手指触碰我的额头时,全场的人都看见他的手指间放出巨大的光芒,红色的和蓝色的,映到他的白毛衣上,所以,当时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

这就是那个大师的触碰!一个真正与神合一的人,他所拥有的正是点金的手指。
 


大师的临在——上江洲老师印象(之六)

我们中国有一句老话,叫: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一个真正的大师或者说善知识(懂得真理的人),他所说的话,比你在书本里苦读强过百倍。为什么?因为一个真正的大师,他所传授的是他的亲身经验,他所表达的真理是活的。那个真理透过他的存在,在他的周围会带动起一个高频率的振动,而这个能量的振动,往往是书本所不能给你的。记得源淼老师说过,真正的mantra(咒语),是口传心授的,通过真正的师父传给你的,是活的,而你从互联网上当下来,是死的,没有生命的。

我感觉中国的文字很有意思,你看看“活”这个字,一个三点水,加一个舌头“舌”字,舌头是用来品尝的,也是用来说话的,而水,代表的是流动。一个品尝过生命真味的人,是一个真正的真理携带者,是一个活的师父,是一个可以将生命之流、真理之流灌注到你身上的人。这也是为什么,亲近真正的大师变得那么必要。梵语中有一个词叫satsong,它的意思是指“跟师父在一起”。一个真正的师父,哪怕他什么也不说,光是他的振动,就可以把你提升到一个高频率中。一个真正的师父的临在,是一个伟大的祝福和生命的洗礼。这也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一见到源淼老师,就开始流泪,一听见上江洲老师开口就开始哭泣的原因。

在上江洲老师的临在中静坐冥想,那个经验是无法言表的,它会把你带到存在的深处,让你与自己内在的神性相遇。老师说,他在世界各地开工作坊,在欧洲和印度,有很多不同的静心团体,他们运用不同的静心方法,有的人已经静坐二三十年,但是,老师发现,还没有人真正到达宇宙意识的状态,老师建议他们运用他多年以来摸索出来的方法。老师说,一年后,他再去访问那些学员,他们也普遍反映大有长进。我个人的经验也同样是如此,我个人很喜欢静坐,而且,静坐的习惯也持续了很长的时间,我也曾经专门去学了内观,但是,进展到一定阶段以后,我发现再要往前走就开始变得有些困难了。当然,后来我也接触其他很多的方法,包括动态静心、瑜伽、合一祝福等等,它们都在加深我的静心品质。但是,直到我遇见上江洲老师,用了他所教导的方法之后,我突然有了一种突飞猛进的感觉。

而这几天的工作坊下来,许多学员也发现,一天和一天自己的状态变得完全不同。每个人脸上都在放光,很多深层的污垢得到清理与释放。有学员跟我分享,只短短的两三天,他感觉自己已经像换了一个人一样。这就是大师的功力,他所带动的那个爱的振动,在悄然改变着一切。那真是:“与君处朝夕,胜过十年功。”


 

 

 

 

爱可以疗愈一切,爱可以疗愈战争,爱可以疗愈憎恨,爱可以疗愈所有的伤害,爱让万事万物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