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七轮】 www.17Love17.com  一起爱一起  回归源头怀抱

一起打造地球是天堂!【解脱 肉体意识 回归 源头意识】 源头/神/佛:“我就在你们每个人的内在!”
激活DNA密码的钥匙就是爱,打开七轮的秘诀是:为了世界上所有万事万物更加的幸福!我们是全一体的!
活出大爱,爱一切,请扩展爱所有人类,爱所有动物,植物,矿物,微生物;宇宙所有法则都是爱,最终只有爱是唯一的真相!

已转录读诵版,可直接听 http://www.ximalaya.com/#/22317003/sound/9243817
 

2014.06.14光话2 “STAP”再生细胞(山梨县)


今天新来的学员跟我提到的STAP细胞(注:以“刺激诱导多功能性获得”的首英文字母命名),关于这个话题,我也想多说两句。

STAP细胞,据说是在日本研制出来的一种可以让肢体和组织器官再生的万能细胞。在日本,有一个(注:小保-方晴子)博士因为被人质疑这个研究的真实性而被告上了法庭。在无限的宇宙意识中,不会有这个是“存在”的或者“不存在”的说法。在这个宇宙中,一切都是存在的。只要有正确的创造,就会有正确的果相产生。只要有错误的创造,就会有错误的果相产生。

之前,那个博士声称她已经研制出了再生细胞,这就意味着我们可以使用这个细胞再生技术让任何老人变成年轻人,可以将任何有癌细胞的脏器都切掉,然后再生出新的脏器。这就意味着人体技术将发生很大的革新。但是,过段时间我从国外的课程回来后,我发现那个博士被人们推上了法庭,人们质疑她的发明的真实性。所以,一个科学家如果没有到达圆满的意识状态,她的研究就是有缺陷的。因为在无限的意识状态中是没有“有”,也没有“没有的”,在无限的意识状态中任何都存在。如果这个博士真的研制出了这种细胞,就意味着任何的绝症都可以被治愈了,衰老的肉体也可以年轻化,那么我们就真的迎来这样的时代了。那么,我和那位博士之间到底有什么区别呢?只是我们的表达方式不同。博士是用“STAP细胞”来表达的,而我是用无限圆满的意识来表达的。

26年前,当我的左眼被硝酸烧到的时候,这个左眼当时就陷进去了,应该说就是完全失明了。因为是在白天被烧失明的,一直到我晚上做明想之前,这个左眼眶都是凹陷进去的。包括我的牛仔裤也被硝酸烧破了洞,脸上的皮肤也被硝酸烧坏了。当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回到家里,通过深度明想完全到达了神我一体的状态,当我的意识与神性意识融合后再回到肉体中的时候,我的肉体就完全复原了。如果这个博士当时就在我的身边看到所发生的一切,她可能就会想我的眼睛是被什么复原的呢?她就会认为是被她所发现的那个STAP细胞给复原的,那位博士把一些拥有精妙的再生功能的细胞叫做STAP细胞。而我把这个放在一边,我使用的是圆满的再生能力和创造力。

那么,这份创造力究竟如何让我的眼睛复原的呢?肯定也使用了大家肉眼看不到的一些细胞的再生能力,也就是要更高频的仪器才能发现的细胞的康复能力。我身上的任何伤口都是这样疗愈的,连医生认为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在我身上也发生了。我在用自己的语言表达的时候,说这就是神赋予我们的最圆满的DNA和遗传。但是,对于科学家或者博士而言,他们更倾向于从物质层面来研究,他们把这种细胞叫做STAP细胞。实际上,如果大家完全到达无限圆满的意识,无论任何癌症或其他绝症,当你融入圆满意识的时候,你全身的所有细胞都在精妙的不断再生,这是任何精密仪器都无法研制出来的。如果被研制出来了,也许就是被叫做STAP的细胞了。

如果这位博士能跟我见面交流的话,也许她能找到更高的智慧。因为我从小学就知道,如果人的胳膊腿断了,我在小学一年级就曾经断言,“人肯定会迎来这样的时代,比如人们的胳膊腿断了还会再长出来!”这是我从小学一年级开始逃学,我在山里河里玩耍的时候发现的事实。所以,科学家并不是只坐在桌前读书就可以找到真正的智慧的,要把大自然当做自己学习的地方,跟动植物们去学习,才能真正获得自己应该领悟的智慧。为什么我当时能这样断言呢?我曾经想,如果把蜥蜴的尾巴切掉了会怎么样?比如冲绳的眼镜蛇,大人们都不敢接触,但是我就敢抓住眼镜蛇,还把它的尾巴切断。所以,被我抓住的动物都成了我的牺牲品,都成了我的研究对象(呵呵)。我总是把蛇、蜘蛛、蜥蜴、老鼠等小动物带回家,每次我爸爸都会对我发脾气,把我和小动物一起赶出去。但是我发现,过了一段时间,它们的尾巴都长出来了!

为什么万物低灵的动物们的四肢或尾巴被切除了还能长出来,作为万物灵长的人类却失去了这个能力呢?我小时候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有很多表兄弟是医生,他们特别不喜欢听我说这样的话。他们说,“你离我远点儿吧,像你这样的人,如果沾边了,人们都怀疑我也是这样的人了。”(呵呵)他们甚至说,“我们的医生资格证书都不好考,你赶快离我远点儿吧,要不大家都不相信我了!”但是,那时候我就找到了一切的答案。

比如蛇和蜥蜴总要找到平衡才能向前走,保持平衡就得依靠尾巴。而神的创造是完美的,如果动物失去了尾巴就无法掌握好平衡,无法行走和捕食。所以,为了能让动物们保护肉身,神就赋予了它们尾巴的再生功能。神不仅创造了雄性和雌性,同时也给了这些动物尾巴的再生功能,让它们的尾巴可以再生出来,继续行动和觅食,以维持它们的肉身。所以,神在创造它们的时候,就给了它们这样的能力,让它们可以通过尾巴的再生继续生存下去。为什么万物灵长的人类胳膊腿断了就不能长出来了呢?神给了我们既可以向左走,也可以向右走的自由意志,也就是说,当我们的自由意志能到达无限圆满的神性意识,与神性意识融为一体的时候,我们就处在了真正的平衡状态,就没有任何不自由了。这也是我两天前的一个经历。

前天,在岐阜县的“爱丽丝之会”课程中,我们的主办方。。。桑,当我在做疗愈的时候,她给我端来了一杯茶水和一杯清水。每次。。桑都把水放在我做完疗愈伸手就可以够到的地方,我做完疗愈就可以端起来喝。但是,这次她放了一个小桌子,桌子上有一张我的照片,就是我做明想的时候,眉心轮绽放出法玉光球的那张照片。除了照片以外,桌子上放了一杯水,还有一杯茶。因为我会尽可能的多帮大家做疗愈,如果我的手够不到水和茶水,我也不会特意挪动身体去够了。我就想,人家都端过来了,如果一口也不喝,那也是失礼了。我就用意识对自己的照片说,“照片的我,你就替本体的我喝一口吧!”后来,当我站起来准备下楼讲光话的时候,我发现杯子里的水没了,我的照片把水给喝了!

三十多年前我在冲绳的时候,这种现象我让大家看到的多了,但是,并没有人因此就被拯救了。比如我的亲弟妹让我在他们面前表演超能力,他们从小就看的多了,但是并没有因此来到真理的课程中。他们只是觉得不可思议,嗯?你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情呢?除此之外,他们也不会多想。比如我们家七个人,我和妻子还有五个孩子,没有生过一次病,没有吃过一次药,所以我妻子的娘家人,还有我弟弟妹妹等家人都认为我们这家人才是有问题的呢!

前几天从澳大利亚回来的我的三子,因为他哥哥的房间里放了很多东西,他没地方睡觉了,所以,他就来到我的明想室里说,“你借我一个地方吧,我想在这里睡觉。”当时已经是半夜12点了,我的意识正在和圣人们的意识融合在一起做着明想。我的三子觉得困了,就跑到了我的明想室想睡觉。在我从机场接他回来的路上,他在车后座上听到了我和妻子的一番对话。我的这个孩子从来没有听我讲过一次光话,而且他觉得不可见的世界的事情,他也不想多问一句。他甚至嘲笑我说,“爸爸,你讲这些神神叨叨的话,竟然还有这么多客人听你讲?真不可思议。我要是你的话,我绝对不会这样做。我要是选择的话,我一定要超越你的这种方式做到更好。”有一次,他还曾经告诉我的妻子说,“你告诉我爸,如果将来他在这个世界上或者人生中受到什么挫折了,让他来找我谈!我帮他解决。”当他那天半夜来到我的明想室,他在意识中就感受到了,以前从未见过的圣人的样子就出现在了他的意识中。因为我正在跟圣人们开会,圣人们决定将他们的样子呈现在我的三子的意识中,所以,在三子进入明想室的时候,他们就这样让他感受到了。

所以,如果在无限的意识中,你还在选择“有”或者“没有”的话,你永远无法到达无限。在无限的意识中,任何都是存在的。如果这个博士作为科学家继续研究下去,那些认为不存在STAP细胞的人们,或者认为不可能研制出STAP细胞的人们,永远也无法到达这个境界。但是,如果那位博士坚定的相信肯定有这个细胞存在,如果她继续研究下去,她一定会发现这种细胞的。因为自己没有看到过,也没有听到过就断定说不存在,这样的科学家也无法融入无限的宇宙意识进行创造。所以,你内在的意识一定是朝着无限OPEN的状态,你才能真正和无限意识融合,你才能创造出无限。如果让我给那个博士哪怕一点建议,我觉得她都会有更高智慧的理解。包括这个世界上任何科学家都没有发明的,她都可以发明出来。

比如这个博士有她自己的角色,在座的每个学员的内在也有自己最大的特质隐藏着。所以,跟我学习真理的过程,我从来不会限定大家不要吃肉了,不要喝酒了,不要抽烟了。而是要大家将自己内在的无限的特质完全发掘和使用出来,这才是学习真理的过程,并不是去限定大家的过程。比如对全世界的兄弟姐妹们,要告诉大家“我是爱,我是真理,我是生命!”我希望大家能在这些兄弟姐妹们面前这样断言,所以才有你们在这里学习。比如这个现象世界的水晶和钻石,无论你如何擦拭,它们所绽放的光也是有限的。但是,作为无限的生命的实相,我们的内在是没有限定的。我所看到的、我所感受到的大家的实相是超越这些的。包括我上午所提到的崇拜、祭祀、跪拜等仪式都将被真理修正,接下来这些观念和概念都将被修正。包括我站在大家面前的这个瞬间,我的意识在哪里,我的内在就会有无限的智慧涌现出来。因为我就是无限,一切都是无限,所以不要自我限定自己。不要在沙滩上建造宫殿,全世界无论任何人否定和迫害你,你都能成为断言的说“我是神”的人。

比如最近有一个男性这样对我说,“你的真理讲得不错!神是无限的意识。”我问他,“你为什么有这个感受呢?”他说,“我现在一切都好,我的工作,我的家庭,我周围的一切都很好。所以神是无限的,神是圆满的,神真不错。”我说,“你现在所体验到的这份喜悦和幸福,与无限相比还为时尚早。你在和平的环境中,所以你可以这样说。如果你在战场的中央还可以说神是圆满的,那就行了。因为你在用现象世界的好坏的标尺衡量,你觉得还不错,所以你说神是圆满的。如果你在战争中还能觉得神是圆满的,这个世界是和谐的,那才能说你是真正与神融合的人,你才是真正能感受到神的人。”

在一元的意识状态中,无论外在发生什么状况,你的内在都是不变的,这才是真正的与神融合。这时候,你不需要因为被人表扬而得意忘形,或因为被人指责和批判就痛苦,你会完全作为我是神,充分的用肉身这个工具表达无限的神性,为了全世界的兄弟姐妹们的幸福,为了众生的幸福做着表达。不需要因为存款稍微增加了一些就开心,或者存款稍微减少,你没有那么多钱了就很担心。这个果相世界无论发生什么变化,都不会影响你内在的幸福感,这才说明你真正的找到了神。如果你周围都是好事在发生,谁都会说神是爱,神是无限圆满的。但是,一旦进入不幸的状态,马上就会说神不存在了。三十多年来,我看到的这种人太多了。如果你真的与一元意识完全融合了,你的内在就不会因为外在而发生任何改变。我现在回看所走过的路,跟风和日丽的日子相比,我在暴风雨中获得了更多的成长和收获。

昨天,我的大女儿说,“爸爸,我觉得你这个人好可怜!”我问她,“你为什么这样认为我呢?”她说,“我们到了冲绳以后,我的姑姑、叔叔、婶婶们到处都在讲究你!可以说一直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表扬过你。因为你上学的时候被老师批评,甚至老师都不让你上学了。然后,你周围的邻居也批评你,警察还追着你不放。晚上回到家里,你爸爸妈妈还对你发火。现在,我妈天天说你。然后,家里的事情你什么都弄不明白,我也得冲你发火。”我吃个面包,稍微掉地上一点儿渣,她马上就说,“我刚吸完地!”所以,我回到家里就是这样的状态,“好,我遵守,我遵守。。。”所以,谁家有空房间,我就搬过去吧。(哈哈)

这个现象世界,我们要清晰的知道只不过是一时的幻相,是虚幻的。谁曾经真的在哪里出生了呢?或者说谁曾经真的在哪里死了呢?如果你眼睛老盯着这个现象世界,你就会因为谁出生了而高兴,会因为谁离开肉身了而痛苦。当你的意识与无限的意识完全融合的时候,你就没有这样的感受了。比如从小的时候,我周围的亲人们或者朋友们离开肉身,我没有感到过一丝悲伤,我没有掉过一滴眼泪。因为我感受到了永恒的生命,为什么要因此而痛苦呢?我们不是这个有血有肉的躯壳,我们也不是个人,也不是个体。希望你能成为完全感受到并且断言“我是永恒的生命”的人。一次又一次的人生,我们为了什么而来?我们没有任何其他的目的。

我并不是让你在这个现象世界的工作上变得越来越无能,但是,无论你在现象世界中拥有多高的学历,,甚至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科学家,无论你在某个领域的地位和知名度多高,如果你没有到达我与神是一体的境界,那也是苍白的。所以,我在和中国的政治家开会的时候,包括四月份在香港召开的联合国会议中,也都是一些高学历、高地位的知名人士,而我是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逃学,我没有任何的学历。但是,无论从哪个角度向我提问,我都不会有一丝的动摇,因为我可以从内在无限的智慧源泉中不断汲取出答案。当你索取爱的时候,你就会失去爱。当你不断给予爱的时候,你的内在是满满的爱。当你索取生命的时候,你就失去了生命。当你给予生命的时候,你会拥有永生。当你觉得丰盛的时候,你会选择不断给予。当你觉得匮乏不想给予的时候,神会将你仅有的一点也剥夺。只要我们为了希望世界的和平幸福而不断祈祷和工作,无论在任何时候,在任何地方,你内在的无限的智慧,无限的爱、无限的力量都会不断涌现出来。

比如最近在东京的无限之会课程中的一个事情。比如坐在会场后面的。。。桑,她曾经跟两个女学员约好一起参加那个课程。A女性接受了疗愈,听了一个小时光话,还做了一个小时明想。B女性本来也想来参加课程,但是工作的原因她没能来参加课程。第二天,A和B两个女性约好了要见面。因为A女性接受了五六分钟的疗愈,她所绽放的这份光,就让B女性感觉无法跟A接近了。B为了能跟A同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就想,发生什么事情了?怎么我无法接近你了?B说,我没有办法见A,觉得很对不起A。但是,对我来说却是很幸运的事情。如果两个人都接受了疗愈,都达到了绽放着光的高频状态,就没有这个比较和感受了。因为A接受了疗愈,B没有接受疗愈,所以B能感受到A的变化。如果两个人前一天都参加了课程,都接受了疗愈,意识都提升了,两个人也不会有这样大的比较和感受。所以,在会场中经常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包括大家接下来所接受到的疗愈,实际上我的光子体所给予大家的疗愈的力量将更加大。那不是作为肉体或者幽灵体的我在为大家疗愈。

比如这次北京课程大概有500多位学员。以前中国的课程最多时将近200人,我就是不睡觉也要把疗愈做完。但是,接下来中国的课程要上千人甚至上万人了,我这一个肉身做疗愈的工作已经不够了。正在朝着完美的疗愈不断接受训练的有Arakaki桑,还有在中国为了世界和平不断铺路的林师兄、丰师兄,还有另外一个中国的医生也在帮助我。所以,这次北京课程包括我在内,我们一共是五个人给大家做着疗愈。但是,500多人都想让我给做疗愈。其中有四、五个中国学员感受到了,他们说没问题,找谁做都一样的。他们为什么这样说呢?他们看到什么、感受到什么了呢?

有四、五个人感受到我的光子体在给他们四个接受疗愈训练的人做着灵流注入。所以北京课程的疗愈,并不是Arakaki桑在做,也不是林师兄和丰师兄在做,另外一位是中医针灸专家,我们叫他刘大夫,也不是他在做,那是我的光子体给他们四个人做着灵流注入,他们是在这样的状态给大家做着疗愈。接下来,我的光子体,也就是我真正的本体,会让这个现象世界不断发生改变。接下来,大家所想象不到的事情将更多的发生。从小开始,无论在什么条件和状态下,包括在果相世界看起来最坏的状态下,我从来没有一次怀疑过无限圆满的神性意识。

88岁时离开肉身的我的父亲,我们一共是四个兄弟姐妹,他为了抚养我们四个长大,一生都是工作、工作、再工作的状态。一直到离开肉身的时候,他从来没有责怪过任何人,他从来没有说过任何人的坏话,他从来没有表达过任何抱怨和不满,他也没有跟任何其他的女性有不正当的关系,他也不喝酒。他只是抽烟。如果让他明想的话,我觉得他马上就能进入很深的明想境地,因为他的身口意的表达非常圆满。一直到我的父母离开肉身之前,他们两个人没有争吵过一次,都是相互体贴和关怀的。我父亲一生只看过一次电影,那就是摩西的《十诫》,而且是陪我去看的。当时我11岁,那是我父亲今生看过的唯一一场电影。

当我父亲带我去看摩西的《十诫》电影的时候,是神在透过摩西的肉身做着表达。那份感受从11岁的我的内在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我很想呼喊出来。当时冲绳还没有电视,也没有现在的赌博的地方,大家唯一的娱乐就是去电影院看电影。所以每场电影都有上百个客人,一楼和二楼每次都是满座。当时,在舞台上挂着一个大屏幕,当我看到摩西完全的表达神的时候,我内在的声音就不断响起来,我都想跑到屏幕前对着全世界大声呼喊了,那就是,“这份无限的能力,在我们的内在同样存在着!”但是,我只能不断的压制着自己。“这份力量、这份能量、这份无限就在我们的内在!”如果我真的跑到大屏幕前这样喊了出来,估计我要被大家给赶出电影院了。这件事在我记忆中非常深刻,我拼命的压制住了内在想要呼喊的那份冲动。

所以,对于无限的境地,我没有一瞬间有过怀疑和迟疑。我们只有对无限没有一丝的迟疑和怀疑,才能到达这样的境地。哪怕还有一丝的怀疑,我们都无法到达这样的状态。

非常感谢大家,今天下午的光话是以这样的形式进行的。感谢谢桑!


 

欢迎分享转载,功德无量,也可直接复制分享到你自己空间,不必注明出去】
(快捷键是,用鼠标选择要复制的内容,ctrl键 + c键 是复制;ctrl键 + v键 是粘贴)

 

【一起创造地球是天堂佛国,为了世界上所有万事万物更加的幸福而努力】

【一个伟大的秘密让大师们到达了那个地方,“我们全是一体的”】

感恩来源:全一体 心镜净心